整理心理问题

  情绪不稳定得让自己害怕。刚才充满自信high到了极点,接着down得无法做任何事情,现在却暂时变得安静了,也许乘机整理一下思绪。

  It`s all about love.

  各式各样的Love。

  对父母的,对妹子的,对自己的。

  我几乎已经不敢提及对游戏的Love,没资格爱它,没有资本,也没能力。我现在的坚持只不过出于爱自己。我自恋,并自以为是。欺骗自己说制作游戏就是生命,是活着的意义。那真的是很好用的借口,仿佛牢牢抓住它就能逃避一切,活得潇洒,活得有使命,生命散发所向往的那种光彩。显然,这就像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在自我想象中逞英雄的精神残废。我可以感觉得到,我和那些快乐健康优秀自然的同辈人在一起,从一个第三方的角度看,显得畸形。

  是的,如果是站在目前我父亲的角度,真的毫无疑问。如果我自己也能那么想的话真再好不过,那就可以带着十足的勇气Suicide。去吧,少年!

  我不再想读大学的书。虽然我承认在大学里的确学到很多有价值的东西,甚至也有遇到有真正教育者精神的老师,还有能为学生着想并给予关爱的学院。虽然现在说感谢这些还不是时候,但既然真有那样的感觉,我也不耻于说出来——抱歉,这也都并不可耻,不是吗,就如家养的狗饿了有东西吃不管是饭还是什么都会感情由内而生地摇尾巴。为什么不能摇呢?什么?为什么不能当狗呢?想那么多又没用。

  能不能不要想的太多,只是单纯的做一件事。以前以为只要自己能够有时间就能坚持一直认真的做一件事,可是似乎没有那样的宅的境界,太在乎外界的看法,太焦虑做下去能得到怎样的利益,怕养不活自己,或只是勉强养活自己结果还是会被欲求不满的妹子抛弃。

  我隐隐觉得这是想要去爱一个人必须承担的责任。物质不能保证,说爱总会心怯。如果那一天被指责物质的问题,我除了闭嘴滚蛋从她的世界彻底消失以外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做,我知道欲望是不能妄图去填平的。

  我知道,我就是知道。我小时候有偷过父母爷爷奶奶的钱,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偷过很多次很多次,而太过信任的父母却一直没有察觉。说真的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害怕,不只是简单的害怕受到家人的责骂,我不知多少回地想过偷了这次就不再有下一次,可是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我从来没想过原来一个人的生命里会有那么多想买的玩具想吃的零食,无论买多少吃多少以后都会有新的想要的怎么也控制不住怎么也停不了怎么也不会满足。自己就像不受自己支配一般一直一直不停的偷钱,越偷越多面值越偷越大,越偷越害怕却越偷越控制不了自己……到了家人彻底发现的那一天,我一直没命的哭也不愿意说话,哭得就好像自己就要死去,当时父母没有对我特别的责骂,而我现在却一直都能回忆起当时那种难过得仿佛一切都毁灭的感觉。于是,从那天起我成了一个好学生,学习认真一切都认真。班里前几名学校前几名。也许是希望做好一切洗刷自己可耻的污点。可是做好学生的结果,每次考了好成绩,被老师表扬同学肯定,当时的确会本能地抑制不了地感觉高兴,回到家却仿佛受了委屈般觉得难过无比,甚至于会哭出来。父母奇怪我每次获得荣誉会默默地藏起来不主动让他们知道,仿佛我具有什么谦虚高尚的情操人格。而我是在嘲笑自己的那种高兴和满足感,十分害怕自己会沉迷这些感觉,那种有第一次想第二次三次,直到后来迷失掉自己的感觉,我真的很害怕……后来我有把自己想成是坏学生并做过一些无害的坏学生的事否定那些好学生的价值观,我心里种下只是坏学生的种子,我对不起那个一直视我为好学生的妹子,而我并不想让她失望……

  如果为了安慰我,请别和我说我们要什么,我们什么都不要。

本文写于2011年4月21日

标题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