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Chen

  他一直记得陈老师教的第一个单词“Question”。然后一直在心里淡淡地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个词那么重要,以至于第一堂课只学了这个单词。再后来,他分析以为,因为自己一直是“好同学”,任何问题都是能由自己努力攻克的,所以有一直不放在眼里的感觉。结果,他忽略了所有的细节,对她的第一印象就只剩这样,他一直没有真正在意过那个人,他只是在自私地盯着自己的感受。

  我无法再抓住当时那样一个男生的所有心理细节,只知道他后来一直对陈老师很崇敬。认为她不只是工作认真,教学仔细,像姐姐像朋友一般对学生和善而温暖,并且时刻在意着每一个学生心里细微的感受。虽然他自己也得到她像朋友一般的对待,可是他却仍然固执地坚持称呼她“陈老师”,不像大家那样地叫她“云姐”。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比他人想的更深一些,认为以其认同她为亲昵的姐姐,不如认同她为优秀的老师才是对她更高的肯定,好像是这样的吧,或者只是他觉得叫她“姐姐”的话会觉得害羞,我已经不确定了。

  我无法理解他对陈老师有过的那种热爱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初入青春期,那时陈老师成为了他从上学以来遇到的,好得奇怪的老师,他讨厌有的同学欺负这位第一次担任班主任的新人老师,他很担心初次接触高强度的教师工作让她感到过的不适应感,他有点责怪这位老师对学生们的关心太过认真仔细,可是除了自己更努力的完成英语学习,却又想不出什么能帮她的办法。

  他有想过,“啊,如果有一天我成年了,她还没有结婚,那我一定要追求她娶她然后对她特别好。”,然后嘲笑有这样想法的自己真是愚蠢。

  然后他简直是把她像神一样供奉在自己心里面(他总是喜欢做这样的事)。结果他失落的发现,他越来越不能亲近这位在自己心目中越来越完美的老师,好像忽然和她之间出现了某种隔阂,他再也无法敞开心和她说任何东西,他开始隐隐感到她对待自己像是变成了常见的很普通的老师对待学生的那种古板的套路。他告诉自己不管怎样,对她的感情一定不能变,这不只是学生对老师的感激之情,像这样一位对学生的有着特别付出老师,他必须报以异常特别的感恩之情,不能因为任何原因而变化。

  于是他带着尴尬的感觉和奇怪的情感,一直惦记着她。每次见到她时心里都会异常的澎湃,脸上的表情都会变得那么地激动,可是除了“老师好”“老师再见”之类的话,他却什么都没有敢说出来。他开始担心她会对他感到奇怪的同时而渐渐变得漠然。又因为另一方面,和其他很多曾是她的学生的同学相比,他和她说的话的确是很少。“我可能会被她忘了。”他苦于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实发生。

  可是,他也做过对不起她的事。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明明是对陈老师那么在意的人,有几次被她安排到事情要做,他完成得却很糟糕,不是应该努力的尽早做好做完善然后让她开心么,真是个不成熟的家伙。

  他做过的最后一件不听话的事,他应该还记着的。事情也不过是在同一个学校又遇到了她,当时正在举办学校的运动会,作为某某活动细节安排的老师,她让他帮她做一件很信任的事情。然后那时还有另外一个活动叫做校园歌手大赛,趁着校运会不上课一起办了。他有着莫明奇妙的原因一定要参加这个唱歌比赛,然后好巧,陈老师同时也作为比赛的评委老师之一。他好高兴,最近能在自己最喜欢的老师面前,一下子就有两次表现的机会呢。接着首先迎来的先是比赛,因为没有经验,他表现得很糟,具体情况就是真正唱的时候,他突然找不到自己的调了,一下把歌的调子唱得好高好高,和伴奏一点也不能搭在一起,听起来很奇怪很奇怪。再加上他白痴的穿了全套校服,也不弄个特别的头型并且像个僵尸那样子站在台上,噢,天,蠢毙了……得到很低的评价是必须的,他知道只要重在参与就是了。然后到了比赛结束,照完合影,走下表演的台子,他看到陈老师好像在迎面向他走来。“也许是要夸奖我一下吧,我做了这么一件和我从小到大风格完全不同的事,虽然表现很一般,啊,第一次参加嘛,应该没关系的,她也许会夸我很有勇气什么的……”他美美地想着,然后就看着她和另一个同样参赛的女生在与自己距离不到一米的地方开始聊天,那个女生刚巧也是同一班的当年的她的学生。她们聊的好尽兴,从穿着打扮的漂亮到舞台的表现出色,声线的优秀……他不好意思的几次喊了陈老师硬想让她注意到自己。终于,她注意到了,“记得帮我让你做的事做好哦。”于是她走向了别的地方……于是,从那一刻起,他感到自己曾对她有过的所有的情感,正如正的数字加上负号后完全变为对称轴上的对立面那样,有过的多少love的错觉,此刻立即变成了同等的恨的感受。哈,可怜虫。于是他生气了,亲口答应的事他也不帮别人做了!

  这样子,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会这么小气的男生。他后来冷静下来明白这完全不是她错,就算有错她只是无意造成的。他到底是为什么,恨她干什么,难道他要她向自己认错吗。这算多大点事,还是不是男人。他认错了,他终于自己想通了,他马上去掉了那个负号,可事情已经不再那么简单,他再也找不回以前那种对她有着无限爱的感觉。仿佛他只是匆匆从她的班级混过去的普通同学。

本文写于2008年

标题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