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ak 1

  说吧。

  我觉得和一个宅女最有效的互动方式就是……本来应该这么简单的事,我却弄的那么复杂。最终目的本来也不过如此的,可为什么最初想法出来的时候不直接处理了了事,还弄什么,啊,试图接近她,啊,努力了解她,要增加交流,培养默契。
[THE F WORD],我并不擅长做培养默契这样的事,我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交流的。
[THE F WORD],还好都是软件学院的学生是吧。好吧,一起来合作做个作品吧。通过一起做一件很麻烦的事随着时间来真正的互相了解吧(好美好)。
[THE F WORD],嵌入式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我得比所有人都更努力才能做好的。
[THE F WORD],好吧,试图让宅女打开心扉的事先放一边,我先把这什么破电路板先弄痛再说。
[THE F WORD],我说我这到底是想要干嘛。

  可是后来我确实实实在在的为了做那个破东西花了很大的精力花了很多的时间,明知道这已经是完全跑题了的事,却还是坚持做了……终于还是支撑不下去了,就在要参加决赛的前一天晚上,我忽然明白就算作品得了XX奖我也完全高兴不起来。这些东西开发起来根本就是很辛苦的过程,由于我不希望让她累到,我自己承担了大部分事情,我知道这是一种的错误,可是,我只是想为她降低些风险,万一她也付出很大的努力,可结果作品成绩却很一般或是她发现我的确是一个很无趣的人,那她不是亏了……虽然说没有付出就没有所得,可是如果不付出也能有所得,那不是会更愉快么,女孩子们不是更喜欢么,哈哈哈。不过就在最后一天晚上,作品最后的问题虽然致命,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解决,也许更早的决定会更有说服力和意义。可是故事已经确实这样发展了。

  教训很简单,做一件事想想有没有跑题。

  关于那只宅女或者叫她哥特小妞,第一次认识她以后我做了个恶梦。大概是和她做邪恶的事,可是做的时候我却一点也不高兴,觉得很疼痛压抑痛苦这样(睡觉姿势不对)。不管怎样那是个标准的恶梦,再后来我看到她的QQ上没有好友印象于是以学过编程的学生的方式,写上了“GIRL_IN_BAD_DREAM“ 这样的描述,但这是在我稍微更了解她一些以后做的事。了解她是在那个开学实训被分在一组的时候,从她3秒钟的铃声片段准确认出是Manson的New Shit。在她QQ空间上看到她画的很漂亮的画,很惊叹,看了很久(尤其是她画的那张美男子)。她网购了一本某独立画师的涂鸦,我第一个“抢”去看了,看到一些不和谐的内容……哦,原来她喜欢的哥特的东西。我并不喜欢,也并不反对,我给她推荐哥特风浓烈的游戏(McGee`s Alice),约好在某个星期日下午我要亲自给她安装教玩。然后在那个风和日丽的周日早晨肾结石突发堵住输尿管,过度痛疼以至于感觉美好的我,挣扎一个早上转了几个医院接受各种治疗后,在下午准时赶回学校,如没事人一般欢欢喜喜的给她装了游戏一起玩儿了,然后我一点也不感到高兴,她也没理由该觉得感激。有时候找到时机可以和她从教学楼或软院一起回宿舍,然后很碰巧的遇上了那么一点点温柔的小雨,结果,她像没命似的狂蹬单车,我在后面很吃力的追!她说雨很脏的……可是这不是重点啊,你平日的淑女姿态没了啊没了啊。

  不管怎么样,我从来没有过和她能更亲近了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能从她的言语表情什么的感受出过她的想法,她笑了,我怎么从内心感觉她并不一定觉得高兴。她的表情很凝重,我怎么觉得她没什么表情时基本上也就是这个样子。

  当然,只顾着说我的感受了。客观一点讲,她的智商不错,像逻辑能力,编程什么的比我强。其实她是全才,各门功课年级优秀,画画很厉害,会弹钢琴,我有脑残过和她选同样的体育课结果发现她的体育能力也没我想想中的弱,在女生中属中上的水平。几个月前她告诉我她接触的第三款游戏(第一是我装的邪恶游戏简单说就是控制个小女孩走走路采采花这样的游戏The Path,第二是迷你忍者同学推荐,第三是鬼泣自己找玩的),然后我发现她最喜欢玩动作游戏有帅哥最好……我也喜欢玩动作游戏,可是我动作感一般,这类游戏反复练习很久后才会上手的……她却玩的完全没有障碍……我只发现了她全面比我强我却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和她互补(除了性别)。她的外观个人认为一般,皮肤非常白(过度宅的结果),萝莉般的体形(就是那个意思)。

  两个星期前我又做了个以她为主角的梦,故事很纯洁很美好。梦醒后我立刻反复回忆了几遍怕自己忘掉然后难过了一阵。不管是读大学还是做什么的,只要exp增长了就好了,我刷exp发自真心。

本文写于2010年6月

标题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