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ak Again

  我想说关于上次教训的一个应用。

  是的,不做跑题的事。不久前有人和我说过现在是好时机可以把软院的游戏制作社发展为学校社团。我听了觉得很可行的,照那个人的说法。成为学校社团后,以学校的名义可以找游戏制作方面的专家学者资深人员什么的来做讲座;可以联系其它高校里的类似组织搞些大的活动,比如游戏制作大赛什么的;通过搞学校社团可以有机会接触到更为有层次的人们,可以认识更多的人……反正就是作为学校社团可以做更多的事情,通过做这些事可以很大的扩展视野……我考虑了很久的,包括真的做成学校社团以后活动要怎么面向全校学生,比如可以办些什么CG人物设计比赛,游戏剧本设计比赛什么什么的,获胜者的作品将被我们游戏开发的核心团队采用这样等等等等……我觉得弄这些可能是会有趣的,意义也很多,努力的话我相信也能够做好的。我心热了很久。

  但是想到我那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全方面提升自己成为优秀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么?我想起最初成立游戏制作社的目的只是为了招揽一些对游戏制作感兴趣的同学们一起努力,因为之前的经历我感觉Work Alone是不行的,如果真想做出一个完整的作品的话。我需要和我一样有热情的合作者。然后我幻想通过游戏社,首先是能碰到这样的人,然后遇不到的话能也许我能影响些人培养出来([THE F WORD],我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不认为我有那种本事,而且我是个Charisma小于10的人渣!)。说到底,我只是想制作个东西而已,只是我本以为弄个相关的社团能够对它有所帮助。全心全意发展社团?我跑题了。我不需要发展社团,正相反,我需要关掉社团。我应该把自己埋葬在敲入代码,编写脚本,创作剧本,PS图片,剪切音频等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累的时候可以抬头唱首歌。

  只是,做事情有始无终是我的常态了,是吧?如果是就好了。

  我还是打算继续维持着,不同的是把它从游戏制作社变成C++游戏编程入门兴趣小组,只有一个活动,就是有人感兴趣的话我教他用C++写小游戏。而且我也不想教他底层C++,为了容易让人学些我写了个基于控制台的2D小游戏引擎库,让入门的人能最快速的写出游戏,然后我教他用这个简单易用的引擎,如果有人想深入源码给他自己去了解基本2D游戏引擎的结构思想。像这种2D的游戏引擎我有从第一行代码起写过4遍了,第一遍初学直接抄书的,它用了DX8,很古老;第二遍是我的Sophie用DX9,写到我想要的2D穿插3D部分开始感到无力,而且我发现我不如直接用别人的出名的现成的开源的3D引擎直接去做游戏;第三遍是那个该死的嵌入式我为了做出华丽的界面效果类似的给它写了个图形引擎,结果硬件性能太差最多只能跑8帧;第四遍我忽然发现了意义,我给这个东西起名叫Dorothy(某萝莉名),因为它比较幼齿。因为是Win控制台下你可以想像用它做出的画面充满了巨大的马赛克。支持播放音乐,声效,绘图可以绘各种文字或是大颜色方块组合的东西并且可以很容易的做图片旋转,缩放,换帧的动画(如果你看得懂那些显示出来的大方块或是字符轮廓的意义的话)。下面是Demo截图:

Dorothy Console2 Dorothy Console1

  还有支持键盘鼠标输入,"像素"级的物体碰撞检测类也封装好,后面我还要加个支持任意AVI的字符播放器,让人播放游戏的过场动画……

本文写于2010年6月

标题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