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n who codes when he`s 30.

  今年是让我无比恐慌的一年。即将年满三十岁的事实,让人感到自己的生活既确定却仍又不能琢磨得清。我经常计算自己生命的日子,如果按七十多岁的人均寿命来算,三十岁的人已经过了自己人生近一半的时间。真如古人言一定要五十岁才知天命,一个人才认识到自己该追求什么,一切就真的太晚了。
  而回想二十岁才是我真正的而立之年,当时刚满二十岁的我仿佛什么都知道,带着自己对人生的价值观,明确地指导着自己该做什么和不做什么。认真上学做功课读完大学拿到毕业证直接被我定义为了等于混日子。那时的我认为大学生就该追求自己的小人生之外更多的东西。我疯狂地参加各种软件开发的项目实践,以参与各类社会比赛要拿奖来催促自己,花大量的时间研究编程与计算机图形学技术;组织成立以制作电子游戏和研究各类软件开发技术为主题的学校社团,和学院申请到实验室资源,想要建立校园中一方做应用技术研究的乌托邦乐园;参加和自己安静沉闷性格毫不搭调的街舞社团,认真地与和自己个性完全相反的女生谈坚持很多年异地的恋爱却也终成正果;很轻易地挂了二十多门大学课程,却在最后的学年全部补回来;相信自己的判断放弃国内的电子游戏开发行业,并为守住自己的感情而离开北上广回到家乡找工作。二十多岁的我回想起来是那么的自信而又自立。
  而作为一个三十岁普通人的我肯定做不到这一切。听说一个理论,英文中有一个词叫做maintainance,它的意思可以理解为维持某件事的维护成本,这个成本不只是金钱,也可能是人的时间,注意力和精力。成家以后的人,面对自己生活的maintainance,就会只增不减,直到有了孩子后会到达顶峰。建立家庭、维护婚姻关系、维系双方家庭、生活中的大事小事,生活和工作的协调。不谈让生活过得更好,单是维持已经有的生活现状就已经要花比二十岁时多很多的金钱和心力。人年纪越大变得越发平庸,实际上也可能只是一种遵从客观规律的自然现象。
  但是世间的自然现象是错综复杂的,什么是世间的自然,有多种多样截然不同的表达。这是我作为一个云南人,从小与山与水与植物,与自然相处所懂得的道理。(未完不续)

标题目录